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审判研究 -> 案例精选

原告何宁、陈秀玲、冯子霞、何昆、何佳俊与被告唐山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老庄子镇李官屯村村民委员会土地承包经营权纠纷案

  发布时间:2016-09-18 10:52:49


原告何宁、陈秀玲、冯子霞、何昆、何佳俊与被告唐山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老庄子镇李官屯村村民委员会土地承包经营权纠纷案

对于农户交回土地承包经营权的认定及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问题的认定

关键词:土地承包经营权   流转  补偿费

裁判要点:没有签订书面合同的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行为是否应当予以认可。农村土地承包法规定,土地承包经营权的流转应当签订书面合同,在本案中原被告双方虽然没有签订书面的流转合同,但是原被告双方已经按照约定实际对土地进行了流转,且原告已经取得了相应的补偿款项,等于原被告双方已经实际履行了合同内容,故对于本案中土地流转的的行为在裁判的过程中进行了确认。

农户将承包地流转后是否仍然享有承包经营权,依据农村土地承包法的规定土地呈报件经营权的收回,必须经承包地农户书面同意,发包方不得收回承包地,农户自愿交回承包地的应当提前半年书面通知发包方。书面通知的意义不仅仅是维护农村承包土地关系的问题性和村集体的利益,更重要的是对承包地农户的一种保护。故在没有书面明确放弃承包经营权的证据的前提下,本案仍然认定原承包农户享有承包地土地的承包经营权。

既然土地流转的行为进行了确认,农户就不应当无权要求对土地进行实际的占有和使用,但是出于对土地承包经营权的保护,基于该承包地上的其他权益,农户让然享有。土地流转后没有签订书面合同的农户,是否有权利要求将土地恢复原状。

 

相关法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十二条、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九条、第三十二条、第三十七条、第五十六条。

 

 

案件索引

一审,唐山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2014丰民初字第3208号。2014910日。二审,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唐民二终字第2120号判决维持原判。

基本案情

原告何宁、陈秀玲、冯子霞、何昆、何佳俊诉称:原告冯子霞与何守义系夫妻关系,生育原告何宁、原告何昆,何宁与陈秀玲系夫妻关系,生育一女即原告何佳俊。1999831日何守义与被告签订土地承包合同,承包坐落于丰润区老庄子镇李官屯村东至宋树芝,西至何守国,南至道,北至道共计8.4亩“唐山道东井地”一块,及东至道,西至何守友、南至冯武洲,北至何守来的“李家坟”一块,唐山市人民政府于1999831日颁发了《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该证书守则部分明确写明“本证所列土地承包经营权受法律保护”“不准擅自改变土地用途”。签订土地承包合同时在册户口有五原告及何守义,何守义因病于2013125日去世,原告一直在诉争地块耕种,靠务农为生。20134月份被告的村书记及村长告诉原告已将原告的8.4亩承包地卖给了第三人陆小(晓)松,但此次买卖事先即没有告知原告,更没有经过原告的同意。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承包法》规定,承包期内,发包方不得收回、不得调整承包地,更不能改变土地性质。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特向贵院起诉,请求确认原告对坐落于唐山市丰润区老庄子镇李官屯村东至宋树芝,西至何守国,南至道,北至道共计8.4亩的“唐山道东井地”享有承包经营权;判令被告停止侵害,将原告土地恢复原状;本案诉讼费由被告负担。

被告李官屯村委会辩称:原告诉请缺乏事实根据,原告所述20134月其承包地卖给陆小松不是事实,也不存在强迫流转的情形。事实是原告的家庭承包地8.4亩已经于2006年自愿交回发包方即李官屯村委会,并领取了补偿费20余万元。基于上述理由,原告已经失去涉案土地的承包经营权,无权再主张停止侵害恢复土地原状。原告诉请无理,依法应予驳回,诉讼费用应由原告负担。

经审理查明:1999年何守义户与原丰润县老庄子镇李官屯村村民委员会签订土地承包合同,承包村集体土地,包括唐山道东井地块8.4亩和李家坟地块0.6亩。当时何守义户内人口有,何守义的妻子原告冯子霞,何守义与原告冯子霞的儿子原告何宁、女儿原告何昆、原告何宁的妻子原告陈秀玲、原告何宁与原告陈秀玲的女儿原告何佳俊。2006年何守义户与当时的李官屯村委会达成协议,将该户内承包的唐山道东井地块8.4亩承包地交由李官屯村委会经营管理,并且领取了土地补偿款216495元,双方没有签订书面合同。2013125日何守义因病去世。本案审理过程中原、被告双方对何守义户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的性质陈述不一,五原告认为2006年将承包地交由被告李官屯村委会经营系将承包地出租给被告李官屯村委会,被告李官屯村委会认为2006年何守义户系自愿将承包地的承包经营权交还给村集体。

裁判结果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十二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九条、第三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确认原告何宁、何昆、陈秀玲、何佳俊、冯子霞对坐落于唐山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老庄子镇李官屯村东至宋树芝,西至何守国,南至道,北至道共计8.4亩的“唐山道东井”地块享有承包经营权;

二、驳回原告何宁、何昆、陈秀玲、何佳俊、冯子霞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80元,减半收取40元,由被告李官屯村民委员会负担。

裁判理由

五原告与被告李官屯村委会虽然就2006年承包地的流转性质问题未能达成一致意见,五原告与被告均承认2006年以后五原告户的承包地已交付给被告李官屯村委会使用。但是在五原告未明确表示交回土地承包经营权的情况下,五原告仍然对何守义户下的承包地享有土地承包经营权。故五原告要求确认承包经营权的诉讼请求,于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五原告主张被告李官屯村委会将承包地卖给案外第三人的情况,没有向本院提交充足的证据,且被告李官屯村委会已经于2006年在五原告处取得了五原告承包地的使用权,故五原告要求停止侵害,将承包地恢复原状的诉讼请求,理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案例注解

没有签订书面合同的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行为是否应当予以认可。这是本案审理首先要解决的问题,为了保护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活动的稳定性,保护农民的根本利益,农村土地承包法规定,土地承包经营权的流转应当签订书面合同。但是由于法律意识淡薄、农村土地流转问题的复杂性多样性等特点,在农民进行土地流转时仍然有未签订流转合同的现象。是否凡是没有签订书面合同的流转行为都视为无效,这是一个值得每一个裁判法官认真审查的问题。结合本案的实际情况,在本案中原被告双方虽然没有签订书面的流转合同,但是原被告双方已经按照约定实际对土地进行了流转,且原告已经取得了相应的补偿款项,等于原被告双方已经实际履行了合同内容。且在农村的习惯人事中,原被告双方之间是有口头协议的,这种口头协议的约束力在农村的乡土社会是被认可的,虽然在法律形式的要求上该流转行为缺少形式要件,但是在农村的法律观念中这种土地流转已经实际被原被告双方所认可和接纳。故对于本案中土地流转的行为在裁判的过程中进行了确认。

本案中的另一个争议焦点是被告主张,原告已经自愿将土地承包经营权交回村集体,对于该问题的认定,在处理本案的过程中,裁判法官适用了严格的法律形式的审查,因为土地承包经营权是农民的基本权利,是农民之所以为农民的根本标志,故对于基本权利的放弃应当有相当严格的法律形式的审查。依据农村土地承包法的规定土地承包经营权的收回,必须经承包地农户书面同意,发包方不得收回承包地,农户自愿交回承包地的应当提前半年书面通知发包方。书面通知的意义不仅仅是维护农村承包土地关系的问题性和村集体的利益,更重要的是对承包地农户的一种保护。故在没有书面明确放弃承包经营权的证据的前提下,本案仍然认定原承包农户享有承包地土地的承包经营权。

有了上面的分析,我们基本就可以作出这样的结论,即对于本案争议的事实和法律关系的认定是在原告农户享有土地承包经营权的前提下,农户对其土地承包经营权进行了流转,基于土地承包经营权所有的相应的补偿权农户依然享有,但是对于土地的实际使用权应当由流转后的被告取得。既然土地流转的行为进行了确认,农户就无权要求对土地进行实际的占有和使用,但是出于对土地承包经营权的保护,基于该承包地上的其他权益,农户让然享有。

承办法官:唐山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审判员胡权利

编写人:唐山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 胡权利

审稿人:唐山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 办公室主任 魏武林

 

 

附一审判决书:

河北省唐山市丰润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丰民初字第3208

原告:何宁,男,197391日出生,汉族,农民,住唐山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老庄子镇李官屯村中大街6号。

原告:陈秀玲,女,1974631日出生,汉族,农民,住址同上。

委托代理人:何宁,系本案原告何宁。

原告:冯子霞,女,19531130日出生,汉族,农民,住址同上。

委托代理人:何宁,系本案原告何宁。

原告:何昆,女,19771219日出生,汉族,农民,住址同上。

委托代理人:何宁,系本案原告何宁。

原告:何佳俊,女,1998219日出生,汉族,学生,住址同上。

法定代理人:何宁,系何佳俊父亲,本案原告何宁。

被告:唐山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老庄子镇李官屯村村民委员会,住所地:唐山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老庄子镇李官屯村

法定代表人:张颖,系该村村民委员会主任。

委托代理人:赵树祥,唐山市丰润区明达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原告何宁、陈秀玲、冯子霞、何昆、何佳俊与被告唐山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老庄子镇李官屯村村民委员会(以下简称李官屯村委会)土地承包经营权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胡权利独任审判,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何宁、陈秀玲、被告李官屯村委会的法定代表人张颖及其委托代理人赵树祥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何宁、陈秀玲、冯子霞、何昆、何佳俊诉称:原告冯子霞与何守义系夫妻关系,生育原告何宁、原告何昆,何宁与陈秀玲系夫妻关系,生育一女即原告何佳俊。1999831日何守义与被告签订土地承包合同,承包坐落于丰润区老庄子镇李官屯村东至宋树芝,西至何守国,南至道,北至道共计8.4亩“唐山道东井地”一块,及东至道,西至何守友、南至冯武洲,北至何守来的“李家坟”一块,唐山市人民政府于1999831日颁发了《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该证书守则部分明确写明“本证所列土地承包经营权受法律保护”“不准擅自改变土地用途”。签订土地承包合同时在册户口有五原告及何守义,何守义因病于2013125日去世,原告一直在诉争地块耕种,靠务农为生。20134月份被告的村书记及村长告诉原告已将原告的8.4亩承包地卖给了第三人陆小(晓)松,但此次买卖事先即没有告知原告,更没有经过原告的同意。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承包法》规定,承包期内,发包方不得收回、不得调整承包地,更不能改变土地性质。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特向贵院起诉,请求确认原告对坐落于唐山市丰润区老庄子镇李官屯村东至宋树芝,西至何守国,南至道,北至道共计8.4亩的“唐山道东井地”享有承包经营权;判令被告停止侵害,将原告土地恢复原状;本案诉讼费由被告负担。

被告李官屯村委会辩称:原告诉请缺乏事实根据,原告所述20134月其承包地卖给陆小松不是事实,也不存在强迫流转的情形。事实是原告的家庭承包地8.4亩已经于2006年自愿交回发包方即李官屯村委会,并领取了补偿费20余万元。基于上述理由,原告已经失去涉案土地的承包经营权,无权再主张停止侵害恢复土地原状。原告诉请无理,依法应予驳回,诉讼费用应由原告负担。

经审理查明:1999年何守义户与原丰润县老庄子镇李官屯村村民委员会签订土地承包合同,承包村集体土地,包括唐山道东井地块8.4亩和李家坟地块0.6亩。当时何守义户内人口有,何守义的妻子原告冯子霞,何守义与原告冯子霞的儿子原告何宁、女儿原告何昆、原告何宁的妻子原告陈秀玲、原告何宁与原告陈秀玲的女儿原告何佳俊。2006年何守义户与当时的李官屯村委会达成协议,将该户内承包的唐山道东井地块8.4亩承包地交由李官屯村委会经营管理,并且领取了土地补偿款216495元,双方没有签订书面合同。2013125日何守义因病去世。本案审理过程中原、被告双方对何守义户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的性质陈述不一,五原告认为2006年将承包地交由被告李官屯村委会经营系将承包地出租给被告李官屯村委会,被告李官屯村委会认为2006年何守义户系自愿将承包地的承包经营权交还给村集体。

上述事实,有当事人陈述、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土地补偿款发放表等证据予以证实。

本院认为,五原告与被告李官屯村委会虽然就2006年承包地的流转性质问题未能达成一致意见,五原告与被告均承认2006年以后五原告户的承包地已交付给被告李官屯村委会使用。但是在五原告未明确表示交回土地承包经营权的情况下,五原告仍然对何守义户下的承包地享有土地承包经营权。故五原告要求确认承包经营权的诉讼请求,于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五原告主张被告李官屯村委会将承包地卖给案外第三人的情况,没有向本院提交充足的证据,且被告李官屯村委会已经于2006年在五原告处取得了五原告承包地的使用权,故五原告要求停止侵害,将承包地恢复原状的诉讼请求,理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故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十二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九条、第三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确认原告何宁、何昆、陈秀玲、何佳俊、冯子霞对坐落于唐山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老庄子镇李官屯村东至宋树芝,西至何守国,南至道,北至道共计8.4亩的“唐山道东井”地块享有承包经营权;

二、驳回原告何宁、何昆、陈秀玲、何佳俊、冯子霞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80元,减半收取40元,由被告李官屯村民委员会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河北省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员  胡权利

 

二○一四年九月十日

 

书 记 员 陈  琳

 

 

 


关闭窗口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冀ICP备100166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