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审判研究 -> 法学研究

浅议客观事实与证明事实之间的关系——从哲学的视角出发,对证据证明力的一种思考

  发布时间:2016-09-18 10:30:44


全国法院系统第二十八届学术讨论会征文

 

 

 

 

 

 

浅议客观事实与证明事实之间的关系

——从哲学的视角出发,对证据证明力的一种思考

 

 

 

 

 

 

 

 

 

 

 

河北省唐山市高新区人民法院   张薇

二〇一六年五月二十七日

作者简介:   

张薇,女,1992年生,河北唐山人,2015年毕业于河北师范大学汇华学院法学专业,本科学历,法学学士,中共党员,现工作于河北省唐山市高新区 人民法院,任法官助理。办公电话:5775660,移动电话:18833346680E-mail 1367862000@qq.com

 

 

 

 

 

 

论文独创性声明

        本人郑重承诺:所呈交的论文是我个人进行研究工作及取得的研究成果。尽我所知,除了文中特别加以标注和致谢的地方外,论文中不包含其他人已经发表或撰写的研究成果,特此声明。

 

 

 

              作者签名:  张薇         日期:2016年5月27日

 

 

 

 

编号:

 

 

浅议客观事实与证明事实之间的关系

——从哲学的视角出发,对证据证明力的一种思考

 

论文提要:

证据制度是指所有有关于证据的制度,具体包括证据的形式、证据的收集、证据的提供、指正、证据的审查判断等。作为程序的重要组成部分,证据制度有绝非完全等同于实体法的要求,其中还深刻的隐含着人类探求真实的美好愿望和聪明智慧,存在着一种超越历史条件的进步性。本文以客观的角度正确认识证据制度,从哲学的视角出发探索证据制度的证明力,揭开客观事实与证明事实之间的面纱。虽然观点不是很成熟,论述不是很全面,希望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引发大家对证据制度的思考。全文共6829字。

 

 

主要创新观点:

    以哲学的视角分析证据制度,是本文一大亮点。将马克思主义哲学思想运用到证据制度当中去,有利于对证据的理解,并且能够以马克思主义哲学方法论,解决实践中的问题。

关键词:哲学、证据、案件事实、证据证明力

一、法学与哲学之间的关系

(一)哲学的概念

1.哲学的概念

哲学是系统化、理论化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是人们对于整个世界的总体看法和根本观点与人们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所遵循的根本方法的学说和理论体系的统一。1

2.哲学的基本问题

从哲学的基本问题出发也就是从思维和存在的关系出发。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是物质和意识谁是世界的本源的问题。据此可以把哲学分为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唯物主义把世界的本源归为物质,主张物质第一性,意识第二性,意识是物质的产物;唯心主义把世界的本源归结为精神,主张意识第一性,物质第二性,物质是意识的产物。其次要解决的问题是思维能否认识和正确认识存在的问题。据此又可以把哲学分为可知论和不可知论。可知论认为思维和存在具有同一性,世界是可以被认识的;不可知论否认思维和存在具有同一性,认为世界不能被人所认识或不能被完全认识的。在回答了世界的本质是什么的问题之后,哲学还必须回答世界是怎样存在的问题,即世界上的事物是联系的还是孤立的,是发展的还是静止的。据此又产生了辩证法和形而上学两种观点。辩证法坚持用联系的、发展的观点看世界,认为发展的根本原因在于事物的内部矛盾;形而上学则主张用鼓励的、精致的观点看问题,否认实物内部矛盾和作用。

这只是对哲学的最基本的分类,不论是从时间的维度上还是从地域的维度上看,各种关于哲学的理论不一而足,不仅如此由于环境经历的不同,每个人的哲学观更是千差万别。既然哲学流派众多,观念各异,那么要以哲学视角出发讨论问题就需要有一个标准问题。

(二)马克思主义哲学

马克思主义哲学在众多哲学理论中显现出来鲜明的特色。马克思主义哲学坚持世界的物质性和真理的客观性,力求按照世界的本来面目如实地认识世界;力求全面地认识客观事物,并透过现象深刻地揭示事物的本质和规律;自觉接受实践的检验,并在实践中不断丰富和发展。坚持唯物辩证法,具有彻底的批判精神;具有鲜明的政治立场,毫不避讳自己的阶级本质,公开申明是为无产阶级服务的,坚持了无产阶级解放和人类解放的有机统一。马克思主义是具有科学性与革命性的。马克思主义哲学正确地解决了包括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以及人与自我在内的人与世界的关系,从而实现了唯物论和辩证法、唯物主义自然观和唯物主义历史观的统一。

所以本文仅以马克思主义哲学理论为基准,展开论述。

(三)马克思主义法学

马克思主义法学是一个具有高度科学性和强大生命力的法学理论体系。马克思主义法学经历了一个曲折复杂的形成与发展过程。正是在这个过程中,法克斯主义法学从纤弱的“嫩芽”生长成一株参天大树,标志着文明社会法学发展史的伟大革命,拓展了文明社会法足额法杖的崭新天地。

马克思主义法学包括本体论、价值论和方法论。马克思主义法学把法的现象放置到整个社会大系统中来考察,科学地确证法的现象在社会系统中的地位。对法的现象的本体属性进行逻辑的四边,深入分析法的现象与社会系统之间的相互作用。准确把握法的现象与社会系统之间的相互作用,探讨法的现象互相对立的内在机理,揭示了法的现象与经济基础之间存在的相互作用,考察了上层建筑自身内部各个要素之间相互作用的复杂情形。

马克思主义法学致力于分析法的现象的功能状态,一方面,法律要发挥特殊的政治职能,即维护掌握国家政权的阶级统治利益,另一方面,法律又要发挥一般的社会职能,即调整社会生活关系,建立和发展社会实际需要的秩序。并把握法权关系的社会人类学方向,深入探求法的现象的价值基础。

马克思主义研究方法,是从具体到抽象的研究方法。马克思主义法学经典作家从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科学世界观,批判的继承了黑格尔的法哲学方法论思想,提出并坚持唯物主义的“从具体到抽象”的研究方法。马克思主义的叙事方法是从抽象上升到具体的研究方法。马克思唯物主义批判的改造了黑格尔法哲学体系“从抽象上升到具体”的叙述方法,确立了科学的法学体系的叙述方法。

(四)法学与哲学之间的关系

法学与哲学之间的渊源极深,以哲学视角看待法律问题,古已有之,而且衍生出一个专门学科,叫法理学或叫法哲学。

哲学是人类知识的总结和概括。任何阶级或学派的法学理论,总是以某种哲学作为自己的理论基础。在思想史上。哲学曾作为“科学的科学”而出现,企图站在科学之上,独立的创立一个包罗万象的知识体系,将包括法学在内的一切学科都当做这一体系的一个环节。德国古典哲学大师黑格尔曾明确宣布“法学是哲学的一个部门”。2

19世纪中后期以后,法学从哲学中分化出来,成为一门独立的学科。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法学与哲学脱节。法学与哲学的关系在法理学(法哲学)中表现的最为明显。法理学(法哲学)是对法的一般基础的哲学反思,它一头与哲学相连,另一头与具体法学部门接壤,是把部门法学与哲学结合起来的一座桥梁。3 法理学是法学的一般理论、基础理论和方法论。

二、以哲学的视角看待证据学的问题

那么从哲学的视角出发,证据也是世界上众多事物中的一部分,认识证据同样也是在认识世界。哲学中认识世界的方法同样也可以运用到认识证据制度当中去。证据制度是指所有有关于证据的制度,具体包括证据的形式、证据的收集、证据的提供、指正、证据的审查判断等。

(一)证据学中的唯心主义与唯物主义

首先要解决的问题就是客观事实如何来认识,据此可以把证据制度分为唯心主义证据制度和唯物主义证据制度。人类证据制度的发展过程是由唯心主义逐渐向唯物主义转化的。

1.唯心主义与神明审判制度

无论是《摩奴法典》中的“火不烧其人的人,水不使其漂在水面的人,灾祸不迅即突然袭击的人,应该被认为是宣誓真诚的人”,4还是“皋陶治狱,其罪疑者,令羊触之,有罪则触,无罪则不触”, (55都体现了神明裁判的基本特征——按神的启示来断定是非曲直。神明裁判主要依靠一定的宗教仪式或创造特定的神秘环境,通过身体与心灵来获取神灵的启发,从而认识事物的是非曲直。神明审判制度体现的是客观唯心主义,这种制度是建立在一定经济基础之上的上层建筑,不可避免的体现出历史局限性。6

2.唯物主义与证据制度

随着集权制度的形成,欧洲大陆建立以公共权力为支撑的公共裁判制度,从而为利用职权行驶纠问的诉讼原则提供了可能性,神明裁判逐步退出了历史舞台,朦胧的证据意识也逐渐清晰起来,从而也为证据裁判原则的形成做好了思想上的准备。这主要表现在古罗马证据制度和法兰克-日耳曼证据制度上。将辩论的结果作为诉讼的依据,又孕育着理性证据裁判主义和将纠纷的解决建立在客观真实基础上的思想。古罗马发达的人文哲学思想对当时的诉讼制度和证据原则产生重要的影响,此时的证据制度开始由唯心主义转向唯物主义。

(二)证据学与哲学认识论

1.可知论与不可知论

其次思维能否认识或完全认识证据,又可以分为可知论和不可知论。要解决这个问题首先要明确证据的概念。以下将从哲学的角度出发对证据概念进行思考。

证据的概念是我国证据法学领域一个长期存在争议的问题。争议的范围从最初的法学领域扩展到哲学、社会学等诸多领域。争议的焦点在于证据是否应当是客观真实的“事实”。《刑事诉讼法》第48条第1款规定,即“证明案件事实的材料,都是证据。”该规定将证据等同于事实,此处可简称为“事实说”。“事实说”在我国证据法理论长期占据统治地位。但是,随着证据法学理论的发展,“事实说”不断受到来自各个方面的挑战。反对者提出的最主要的理由是:既然证据就是事实,那么为何还要规定证据必须经过查证属实后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根据。为了摆脱“事实说”遇到的困境,有学者提出了区分“证据”和“证据材料”两个不同概念的观点。所谓“证据材料”,是指当事人向人民法院提供的或者人民法院依职权调查收集的用以证明案件事实的各种资料。“证据”则是指人民法院用以证明案件真实情况、正确处理案件的根据。证据材料和证据的区别就在于,证据材料可能存在虚假的可能,因此,证据材料必须经过人民法院查证属实才能作为认定事实的依据。“证据材料概念的提出表明学界已经意识到哲学意义上的证据与法律意义上的证据的区别,这种研究视角的转化是诉讼证据概念科学化的要求和表现。7通过查证属实的证据材料就是证据,证据是对案件的客观事实的反映。我认为这里的”证据材料“就是一般意义上的证据,而这里的证据则是案件的客观事实。寻找证据、查证属实并不是单纯的为了寻找证据而是为了通过证据尽量去还原案件的客观事实。那么通过证据是否能够认识客观事实。“历史保留的历史是本身,是灵性。过去不异于现在存活,它作为现在的力量而活着,它融化和转化在现在之中,每一特定的形式、个人、制度、作为、思想都注定要死亡的,因为它除了在后人的精神中被再造,从而被变形和被投以新的光辉外,它并不存在。”8通过历史经验可知,证据能够在一定程度上还原客观事实,否认了这一点将会陷入不可知论,证据将毫无无存在的意义,一切审判工作也将无法开展。那么在今天或者是在未来的很长远的一段时间里证据能够完全复原案件的客观事实吗?在我们现有的经济基础的条件下,或者说是在我们现有的科学技术的条件下,也不能说证据就是绝对的可以完全还原案件的客观事实。正如在哲学上,人们探究真理一样,可以说随着经济基础的提高,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人们的认识不断的靠近真理,却还不能完全的认识真理。

2.辩证法与形而上学

但如果说证据永远不能完全还原案件的客观事实,又会陷入到静止的、割裂的形而上学的理论当中去。马克思主义哲学要求我们要以联系的、发展的、辩证的眼光看待问题,所以证据能够还原客观事实,至于完全还原还需要一定的时间和条件,还需要人类不断地去探究。

3.证据的联系性与事物普遍联系的观点

用联系的观点看问题在证据制度中还表现在证据的特征之一关联性。

我国三大诉讼法中没有关于关联性的明确定义,因而某一证据有无关联性全凭法官自有裁量。学界一般认为,关联性是指证据与案件事实之间存在某种联系或对证明案件事实具有某种意义。 有关联性只是作为一项证据与待证事实之间关系的一种表述,它并非一个法律问题,而是一个事实问题。对这种关系应当按照经验法则与科学规律加以判断。证据的关联性具有以下几种含义:1.从形式上看,证据与待证事实之间必须存在逻辑关系,即我们运用逻辑推理的方法可以从已知的证据推导出案件事实。2.从内容上看,由于证据与案件事实之间的联系有直接联系、间接联系、偶然联系、必然联系,联系的方式不同,证据对证明案件的帮助也不用。证据的关联性标准要求每一个具体的证据必须对证明案件事实具有实质性意义,要求证据对证明案件事实有帮助。    虽然证据的关联性是一个逻辑问题而非法律问题,但并非有关联性的证据就一定可以被采纳。因为从哲学的角度看,世界是普遍联系的,任何两种事物之间都可能存在某种细微的联系,为了避免人们对证据的审查陷入无限的细节当中,因此有必要对关联性的范围加以限制。比如当证据与案件事实之间的联系过于遥远可能导致偏见、混淆、浪费时间等问题,应允许法官排除此种具有关联性的证据。9

4.如何以马克思主义哲学看待证据问题

用马克思主义哲学去看待证据制度的问题,首先要以唯物主义出发,确立证据在审判中的关键作用,正如宋朝武10所说“证据是诉讼的关键和灵魂,是连接实体法和程序法的之间桥梁和纽带”11,从而否认唯心主义的神明审判制度。其次要以辩证的眼光看待证据,不能陷入不可知论和形而上学。

三、从哲学的角度出发对证据证明力的思考

以上对证据制度的哲学分析,引发了我对证据证明力的思考,以及对近些年冤假错案的反思。

(一)对证据证明力的思考

证据证明力的概念证明力又称证据力,是指证据材料在诉讼证明中的价值,它是证据材料在事实审理者心目中产生相信与否的力量或程度。证明力的大小与程度取决于许多因素,比如,证人的年龄、可靠性、表情,对同一事实的几种可能的解释,某事实与调查中的事实在时间上的接近性等等。证据能力,这一概念主要见于英美法系国家的证据学理论及立法中,也称为证据的可采性,是指证据符合法律的规定因此具有法庭审理过程中出示并成为证据调查对象的资格,是证据可以在法庭审理过程中出示并成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的剧本条件。12

(二)对冤假错案的反思

作为程序的重要组成部分,证据制度有绝非完全等同于实体法的要求,其中还深刻的隐含着人类探求真实的美好愿望和聪明智慧,存在着一种超越历史条件的进步性。13从杜培武、赵作海、佘祥林到近几年的呼格吉勒图这些冤假错案不胜枚举,这些名字想必大家也是耳熟能详,这些人有的无端在牢狱中度过了数年绝望的光阴,有的甚至失去了自己最为宝贵的生命。法律应当使犯罪的人受到处罚,保障没有犯罪的人不受刑事处罚。其中必然存在刑讯逼供得到的所谓的证据,那么在现代社会为什么还会存在刑讯逼供,使得在过去的几十年中冤假错案频发,有两点原因:第一,处于行政压力,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命案必破”成为了一种口号,办案人员往往要在规定的较短时间内就要破案结案。办案人员迫于行政压力,不得不以刑讯逼供的证据为依据。当然这可能是出于对社会稳定,或是对被害人及其家属情绪的考虑,但是违背了最基本的公平正义的要求。第二,一定是其他证据,不能够或不足以证明案件事实,又没有遵循疑罪从无的原则,也没有按照演绎推理的逻辑推导,而是先确定一个结论,再倒推原因,为了寻找原因从而不惜运用刑讯逼供的方法。广被世人诟病的辛普森杀妻案虽然经常被人说成是美国的法律是有钱人的法律等等,但是其中的证据制度确实存在疑点,而审判也确实遵循了疑罪从无的原则,客观事实我们不得而知,正如以上论述的观点,证据并不是在所有案件中都能完完全全的还原客观事实。“疑罪”是指司法机关对被告人是否犯罪或罪行轻重难以确定的情况,是司法实践难以避免的常见现象。“疑罪从无”原则是现代刑法“有利被告”思想的体现,是无罪推定原则的具体内容之一。即:既不能证明被告有罪又不能证明被告无罪的情况下,推定被告无罪。“疑罪从无”的司法原则不仅仅是解决形式疑案的技术性手段和原则,它的确立在更为广泛的范围内产生更为深远的影响。它折射出我国在法治建设进程中对法律价值的重新协调和平衡。在关注保护社会之外,对公民人权的保障和最终、它是现代刑事司法文明与进步的重要标志之一。我从疑罪从无的原则里看到的是证据的哲学考量。

 

 

 

 


1许胜利:《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概论》2009年版,第24页。

2【德】黑格尔著,范扬、张企泰译;《法哲学原理》商务印书馆1961年版,导论第2页。

 

3张文显:《法理学》第四版,第6页。

4《摩奴法典》商务印书馆1982年版,第180页。

 

5王充:《论衡·是应》。

 

6陈一云主编:《证据学》,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1年版,第56页。

 

7宋朝武:《民事诉讼法》第四版,第156页。

8【意】贝奈戴托·克罗绮:《历史学的理论和现实》傅传敢译,商务印书馆1997年版,第68页。

 

9宋朝武:《民事诉讼法》第四版,第166.

 

10宋朝武,男,汉族,山东省陵县人。1986年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院,获得法学硕士学位,后获得法学博士学位,先系中国政法大学教授,2011司法文明协同创新中心教授,博士生导师。

 

11宋朝武:《民事诉讼法》第四版,第165.

12宋朝武:《民事诉讼法》第四版,第168.

 

13陈浩然:《证据学原理》,华东理工大学出版社2002版,第148页。

 

 


关闭窗口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冀ICP备10016685号